高危性行为增加、网络社交平台助推等是大学生感染艾滋病的主要原因

  • 2019-12-01 17:19:27
  • 37 次阅读
  • 稿源:界面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近年来,中国青年学生感染病例的上升使得高校艾滋病防控日益受到外界关注,教育部启动的94所高校防控试点已实施三年,如何更好提高青年学生自我保护意识和预防能力,仍然是亟需面对的难题

高危性行为增加、性教育不足、网络社交平台助推是大学生感染艾滋病的主要原因

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2019年11月30日发布的最新艾滋病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底,全国报告存活艾滋病感染者95.8万,整体疫情持续处于低流行水平,其中今年1-10月,全国共检测2.3亿人次,新报告发现感染者13.1万例。

这其中有多少是青年学生,官方并未披露确切数据。不过在地方层面,据湖北日报报道,湖北省疾控中心专家日前介绍,今年前10月湖北省青年学生感染人数共发现149例,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0%。另据华商报报道,陕西省疾控中心近期公布的数据显示,全省每年新报告学生感染数在100例以上,平均每20名艾滋病患者中就有1名是学生。

此前在2018年11月,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主任研究员韩孟杰在国家卫健委新闻发布会上介绍,2017年,全国高校学生新增感染艾滋病达到3077例。北京市教委也曾公布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6月底,北京市已报告学生HIV感染者1244例,其中在校高校大学生HIV感染者及病人总数为722例。

此外,2019年6月《科学》杂志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曾指出,在过去几年中,国内新诊断的感染HIV的大学生人数年增长率从30%-50%不等。不过,国家卫健委艾滋病临床专家工作组组长、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教授张福杰曾告诉界面新闻,近年来艾滋病发病及死亡人数上升,并不是艾滋病疫情扩散,而是相较于过去增加了筛查力度,报告了更多艾滋病病例。

“从发布的数据看,大学生的病例不算多,也比较稳定,只是因为是社会精英,所以对大家触动比较大。”中国疾控中心艾防中心一位研究人员对界面新闻表示,该年龄段处于向社会过渡的关键时期,大学生如果学会自我保护,会有不错的预防效果。

青年学生感染艾滋病的数据显示,不安全性行为特别是男男同性性行为是当前青年学生艾滋病感染的主要危险因素。湖北日报引述湖北省疾控中心专家说法称,今年新发现感染者全部是经性途径传播感染,同性传播、异性传播所占比例分别为91.3%和8.7%,新报告病例主要为男性。

《中国艾滋病性病》杂志2019年10月刊登的《青年学生HIV感染及传播的风险扩散研究》一文认为,高危性行为增加、学校性教育不足、网络社交平台助推是青年学生感染艾滋病高风险的主要原因

韩孟杰曾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学生群体对艾滋病知晓率并不低,但是经调查,“有过性经历的学生,安全套使用率不到40%”,该群体处于性活跃期,容易受外界影响,发生不安全性行为。

针对青年学生群体感染艾滋病的情况,教育部办公厅日前专门印发《关于做好2019年“世界艾滋病日”宣传活动的通知》称,各地要增强预防艾滋病教育针对性和实效性,切实提高青年学生自我保护意识和预防艾滋病能力,提高师生艾滋病检测认识,帮助认识和杜绝传播艾滋病的高危行为。

其实早在2015年7月,教育部办公厅和原国家卫计委办公厅曾共同下发《关于建立疫情通报制度加强学校艾滋病防控工作的通知》,高校艾滋病防控试点工作开始启动。2016年,教育部在11个省份46所高校试点基础上,将范围扩大至31个省份94所高校,并专门印发《关于开展高校艾滋病防控工作试点 推进学校预防艾滋病教育的通知》,决定开展为期三年的试点工作。

今年10月,国家卫健委、教育部等十部门还发布《遏制艾滋病传播实施方案(2019—2022年)》,并将“学生预防艾滋病教育工程”列入其中,规定普通高等学校、职业院校在新生入学体检中发放预防艾滋病教育处方,每学年开设不少于1课时的艾滋病防控专题教育讲座。

但是,许多大学生并未能接受到正确、充足的性教育知识。清华大学医学院艾滋病综合研究中心博士后李冠乔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表示,性教育缺失是目前大学生感染艾滋病的主要原因。

从事艾滋病健康教育的北京某高校教师李丽(化名)告诉界面新闻,该校每年约有来自20多个学院的8000名新生,但是艾滋病防控讲座并未能覆盖全部人群,由于时间、精力和参与意愿等原因,讲座只能在部分学院开展,学生数的实际到场率也不容乐观,“新生入学可能有艾滋病教育,但专门拿出1课时做艾滋病工作的很少,几乎就是一提而过。”李丽称。

李丽负责的社团曾计划开展更多讲座及加大新生筛查,但与学校其他单位配合时,对方曾以需要红头文件、领导批示为由,进行推诿,认为艾滋病“不适合大张旗鼓地宣传”。

“近几年国家频繁发文之后,对于高校来说更像是一种强制的要求,但是有的高校管理者并不是非常积极地推动”,李冠乔表示,“目前仍缺乏对整条防控链的科学评估,导致很多学校的艾滋病教育课程浮于表面,只是单纯地完成指标。”

以何种形式分享艾滋病知识,能够增加大学生主动咨询、检测的意愿?李冠乔认为,学生组织可以与公共卫生专业人员合作,通过互联网、电话和社交媒体,以更具吸引力的方式传播有关艾滋病的基本信息。

已经有高校在尝试新的方式。界面新闻了解到,清华大学红十字会就设计出了“密室逃脱”、“狼人杀”等游戏形式,以此让学生在游戏娱乐的同时也能更深入了解艾滋病的相关知识。

“青年学生的安全性行为意识薄弱,而社会对于艾滋病的污名化,也导致学生不敢去检测艾滋病,或在检测时主动隐瞒身份。即使测出来了,也不敢去确诊和治疗。”武汉市武昌区为先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执行主任、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十年的黄豪杰认为,如果绝大部分的感染者都可以知道自己的感染状况,并及时治疗,传给其他人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韩孟杰曾在2018年卫健委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了帮助青年学生提高检测率,目前全国已有11个省,52所高校设立了校园的自助检测服务,“可以自行购买诊断试剂。采取尿液以后,可以把尿液送到尿液回收器里,有专业机构进行检测,他(学生)可以通过网络和手机获得自己的检测结果。”

李冠乔指出,售货机同样能起到教育作用。据了解,这种售货机放置在教学楼,主要售卖常见零食,但是也售卖HIV病毒检测包,“给大学生提供一种艾滋病检测的渠道,同时也是一种提醒。”

此外,界面新闻注意到,我国艾滋病防控教育也开始向教育体系的初高中阶段延伸。国家卫健委疾病预防控制局11月30日在发布相关数据时提到学生预防艾滋病教育工程,并表示,“完善和落实疫情通报机制和定期会商机制,成立由校领导牵头的艾滋病防控领导小组,落实初中学段6课时、高中学段4课时的预防艾滋病教育时间,落实普通高等学校、职业院校预防艾滋病教学任务。”

喜欢 1

文章评论 (0)

表情

大眼 可爱 大笑 坏笑 害羞 发怒 折磨 快哭了 大哭 白眼 晕 流汗 困 腼腆 惊讶 憨笑 色 得意 骷髅 囧 睡觉 眨眼 亲亲 疑问 闭嘴 难过 淡定 抗议 鄙视 猪头